藝文志頻道
您當前的位置:中國環境網>藝文志

都市里的鄉情

2018年11月05日作者:來源:人民日報

 

  在中關村科技院所集中地區,有一座綜合性寫字樓,曾經有幾年時間,我就在寫字樓的十四層辦公。在寫字樓的地下一層、二層分布著公共食堂、各種風味餐飲店、花店、超市、電影院、健身房、游泳館等滿足人們日常各種需求的公共服務場所。每當午餐我不想去公共食堂時,就找個特色餐飲換個口味,經常吃的是一家日式餐館的蕎麥面。餐館不大,整潔而安靜,就餐高峰時座位還顯得很緊張。一份蕎麥面定食,以蘑菇、紫菜或豆腐海帶作為輔料,淺褐色的蕎麥面條,加上特有的湯水,熱騰騰的一大碗,正值饑腸轆轆時吃上很過癮。

  對于蕎麥面的特殊愛好,源于兒時的記憶。

 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秋季,因父親工作調動,我們舉家從河北內地城市遷往內蒙古塞外小城。在縣城安了家,我便進入縣二中初三學習。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兒叫小麗,扎著兩條齊肩小辮,方臉、細眉、雙眼皮,嘴角略上翹,笑起來露出整齊的白牙。她性格開朗,心直口快,因是前后桌,經常討論些學習上的問題,很快我們就成了好朋友。

  中考在即,我倆經常拿著書本,到教室外背誦功課。有一天,她提議到縣城南邊的興隆莊三姨家去,并強調三姨做的蕎麥面條特別好吃!十幾歲的孩子哪里經得住這樣的誘惑,就這樣,我第一次走進了北方塞外的農家。

  三姨家的院子很寬敞,一進門的甬道兩邊是用矮籬笆隔開的菜園子,菜園子靠外墻的一角圍成獨立的豬圈、雞舍之類。雞鴨鵝散養在院中,大白鵝見有生人進來,伸長了脖子“嘎嘎嘎”大叫,其余的雞鴨也跟著一起警覺張望,第一次見到這種熱鬧場面,我覺得又緊張又有趣。屋子里干凈明亮,大炕上擺著一張小茶幾,墻上貼著年畫和鑲在鏡框里的黑白家庭照片。三姨純樸、精干、略消瘦,一看就是個能干利索的女主人。見到我們非常高興,噓寒問暖后來到菜園子,園子有水蘿卜、茄子、小白菜、西紅柿、豆角等蔬菜,煞是鮮嫩。我們興高采烈,眼睛和手腳似乎不夠用,感覺什么都好。從菜園子回來三姨就開始張羅做蕎麥面條,和面、搟面、切面,也就半小時左右,兩碗熱湯面就擺到眼前了。飄著油花、綠葉和蛋花,散發著蔥香、菜香和特有的麥香,未動筷子已流口水。挑起褐色的細面條,筋韌不斷,送到嘴里,清香可口。看著我的吃相,小麗一邊呼嚕呼嚕吸著面條,一邊還時不時得意地揚起眉毛說:怎么樣?好吃吧!這是記憶中第一次品嘗蕎麥面,在物質生活還不富足的四十年前的塞外農村,飽含著童年小伙伴的盛情和三姨無限愛意的鄉土料理,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影響了我一生對蕎麥面的特殊情感,每每想起那溫馨的場景,心里總是暖暖的。

  高中學年開學后,我倆分別就讀不同的學校,后來我又到北京上大學,各自有著不同的人生際遇,聯系也越來越少。但跟小麗相處的生活學習片段總是鮮活地呈現在眼前,蕎麥面則成為最溫馨的回憶。

  若干年后,我大學畢業并在北京成家立業,雖然吃穿住行方面越來越方便,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也越來越富足,但對蕎麥面和兒時的鄉土環境仍然情有獨鐘。除了在餐館吃,還經常在家下廚操作。為此還購置了手動壓面機、刮板等設備。蕎麥面粉是專門托了妹妹從老家捎來的,想吃湯面時,就用壓面機壓出或寬或細的面條,開水煮熟后,澆上備好的湯汁。湯汁是根據季節和口味偏好,有時是牛肉西紅柿口味,有時是雞蛋紫菜蝦皮口味,有時是蘑菇蔬菜口味……在我的主導下,蕎麥面也深受家人的喜愛。

  去年無意間看了一檔《舌尖上的日本》電視節目,其中的一集是《夢幻的蕎麥面》,說的是長野縣富倉地區的手工蕎麥面,因加入了一種“雄山火口”植物,增加了食物的白度和韌度,口感和口味更獨特,吸引日本各地的國人趨之前往,只為吃上一碗。出于對蕎麥面的喜愛,我忍不住對這種純樸面食進行了粗淺探究。蕎麥在我國甘肅、山西、陜西、內蒙古、東北等地都有廣泛種植。早在西周至春秋時期的《詩經》中就有“視爾如荍,貽我握椒”的詩句,荍即蕎麥,說明距今2500年前,就已有蕎麥種植了。南北朝北魏時期的賈思勰所著《齊民要術·雜說》詳細記載了蕎麥的栽培技術,如密植、施肥、收獲等。唐代孫思邈的《備急千金要方》及明代李時珍的《本草綱目》,還對蕎麥的藥用價值進行了描述。由此說來,蕎麥面當屬中國傳統特色面食,流傳到日本后被賦予了新的寓意,在民間大受歡迎。據說日本的金箔師傅,在工作時,常用蕎麥面團沾起飛落在各處的金箔碎片。為此,日本民間認為蕎麥是聚金收銀的物品,便借其吉利之說,在訂婚、結婚或吉慶活動時,都準備蕎麥面條。除夕的晚上吃跨年蕎麥面,也是為討個吉利,祈望金銀進家,健康平安,消除災禍。

  每年春節前后,妹妹都會從家鄉捎來當年的蕎麥面,隔著白色布袋就能聞到那淡淡的麥香氣味,在我眼里,這早已不是普通的蕎麥面粉,而是我無法割舍的鄉情,無法忘懷的純真友誼,是來自大地的泥土芬芳。


編輯:李瑩

相關新聞

辽宁快乐12选5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