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文志頻道
您當前的位置:中國環境網>藝文志

童年的杜鵑花

2018年11月06日作者:來源:光明日報

  《杜鵑花開》是一部用散文筆法創作的、帶有作者自傳性質的童年小說。作者韓進以桐城老家山水空間以及親近人物為線索,描寫了他童年時代的山、水、老屋、父母親人、老師鄉鄰、兒時伙伴,簡樸的文字,飽含深情,娓娓道來,充滿詩情畫意,飄溢淡雅花香,有著濃郁的抒情風味。

  歷史感和文化味

  作者的童年是在故鄉桐城度過的,“桐城派”的血脈代代相傳,自幼浸潤于桐城文化的熏陶,字里行間流淌著對家鄉的深情熱愛。家鄉的山水——蛇山、投子山、龍眠山、境主廟、紫來橋、龍眠河,伴隨著作者成長,成為作者童年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,作品中很多關于桐城的民間傳說故事,以父子口耳相傳的方式流傳下來,已經化為桐城人的文化血液。一部《杜鵑花開》寫的是作者個人的童年過往,卻濃縮了千年桐城的歷史文化。父母講述的投子寺、境主廟、紫來橋、龍眠河的傳說故事,那種濃濃的家國情懷便深深浸潤到作者幼小的心靈里,在今后的人生歲月里,發芽開花。

  作者寫紫來橋,將歷史與現實、人物與命運結合起來,千年“紫來橋”成為作者心中的“父親橋”。紫來橋橫跨龍眠河東西兩岸,相傳是桐城派始祖方苞的祖先方德益捐建的一座石橋,初名“桐溪橋”。明朝嘉靖末年被洪水所毀,改成木橋。明朝天啟年間,知縣陳贊化修復石橋,命名“紫來橋”,意為“紫氣東來”。此后因洪水泛濫,多次反復,清朝乾隆初年,宰相張英次子、大學士張廷玉捐銀六千修橋,人稱“良弼橋”,取自雍正皇帝贈給張廷玉的銅印“調梅良弼”。一座紫來橋的毀建史,就是一部桐城的變遷史,也是老百姓的生活史。作者之所以用較多的文字對紫來橋進行敘述,其實是為后文寫父親搶修被洪水沖毀的紫來橋作鋪墊。父親為了搶修紫來橋多日未歸,這讓年少的作者與母親擔心不已,在紫來橋修復竣工大會上,一家三口在工地上意外相逢,其景其情,讓讀者為之動容,從此紫來橋成為作者心中的“父親橋”,父親走了已經十多年了,作者每次回到老家,都要去紫來橋,站在橋頭遙望遠方的龍眠山,那里是他父親安息的地方。

  親情友情是愛的源泉

  作者因為早產,體質孱弱,時時面臨死亡的威脅。在這個過程中,母親的堅定和犧牲起到巨大的作用。當所有人都認為“7個月出生的他”養不大時,就在后山的松樹下挖了個深坑準備埋掉,是母親“發瘋似的護衛著,誰也不給抱,誰來罵誰”,硬是搶下了一條命。在隨后的生活中,作者又經歷了不少磨難,但都在母親的呵護下一一化解了。1973年,母親偷偷賣血貼補家用,直到有一天暈倒在從醫院賣血回家的路上。看到了這里,我禁不住淚流滿面,同是母親的我,能理解母親那種愿意為孩子們奉獻一切的心情,只要是為孩子好,母親是什么都愿意付出的,哪怕是自己的生命。母親的付出在作者幼小的心靈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記,經過不懈的努力,他和弟弟分別成為朱家老屋第一、第二名大學生,這在村里是空前絕后的,也是對母愛最好的報答。

  母愛如海,父愛如山。在作者的生活中,除了有一位好母親外,還有一位品質高尚的好父親。父親聰慧、善良、熱情,骨子里有一股傲氣,這深深地影響著作者。父親對子女的愛是負責任的大愛,這體現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。小學四年級時,作者拿了家里一元錢交了學費,把剩下的錢又還了回去。父親發現后,問他有沒有拿,說那是孩子們的學費錢。作者聽說是學費錢,便覺得自己做的就是父母想的,沒有錯,就沒有承認是自己拿的。父親狠狠地打了他一頓,教訓道:“不承認拿,就是偷。”做人要誠實,這是父親給作者上的一堂品德課。

  杜鵑花因愛而開放

  作者對杜鵑花的描寫貫穿全書,她是父母愛情的見證、師生恩情的象征、兩小無猜的表白,是書中最能打動人心的情感,是作者童年的情感符號。作者在《后記》里寫道:“我的童年故事,是那個時代的童年記憶,和今天的孩子世界完全不同。但今天的孩子也應該了解我們那個時代的孩子生活。每個人都有童年,每個人的童年是不相同的,但童心是相通的。把我的童年說給你聽,說的是一種情感、一段過往,也許會豐富你的童年,也許會有些啟示,讓童年的空間更廣闊,讓童年的意義有了一種歷史感和文化味。”當我讀完《杜鵑花開》時,對這段話有了更深的理解。我們每個人的童年,都有自己的“杜鵑花”。童年的杜鵑花,因愛而開放,父母的愛、老師的愛、童年伙伴的愛,是我們兒時共同的愛的花園。

  (作者:徐慧莉,系兒童文學作家)


編輯:李瑩

相關新聞

辽宁快乐12选5软件下载